搬工位了

最近办公室搬新地方,打包电脑书籍桌子,一抽屉一抽屉地扔掉不需要的东西,运动量大到不用下班回去跑步或是做做keep就完成了4次活动目标。新工位比原来的要小,窗户外正对着公司大门,下班时间可以看到工友们拼命往家赶,然后反思自己为什么不敢按时下班。

是的,我们部门规定五点半下班后再多待一个小时,也就是六点半才能走。事情是这样变坏的:一开始大家都是五点半下班,有事的话可以走得更早;后来工作群发消息建议大家事情没做完的再多待一会,然后变成早于六点半走的都要提前汇报;再然后就是周六也要过来半天。温水煮青蛙,是不是?

今天一位新来的同事偷偷问我,是不是节假日加班没有加班费。我本来想说比如说春节或是国庆节这种是会给的,其他的不一定,但是因为不太喜欢他平时自言自语又优柔寡断的样子,所以直接说“没有”。那没有加班费是不是新老员工都没有,他又问。对。然后我就听见他去外边用方言打电话,大概是盘算着跑路了吧。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因为第一反应是如果这小子跑路了,最好能把他退掉的办公电脑拿来用——今年新员工配的电脑里竟然直接32G 内存,还有块1650的显卡。工作三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沮丧的了:习惯加班,习惯听从命令,就像变成甲壳虫的格里高尔第一时间是担心自己没法按时上班。

《鱿鱼游戏》

中秋节在家看完了Netflix 新出的《鱿鱼游戏》,看完觉得属实有些浪费时间——一不少剧情发展是可以被猜到后续的,略显俗套:比如第四场游戏,很明显就是两两组队然后淘汰一半,兄弟,夫妻,忘年交,为了生存展开厮杀。不过配对落单的那个女的竟然暂时没死倒是让我有点意外——然后下一集就作为子弹干掉男主死对头。这个剧情让我感觉像是好几个编剧讨论来讨论去如何让剧情尽量合理——我们先假设这集谁要死掉,那么这人会被谁杀掉,这个人要怎么活到前一集。这季只有九集,很多剧情虎头蛇尾就扯过去了——也可能是我快进漏掉了——小警察发现涉案面具男竟是他哥后被一枪打下悬崖,然后呢——有钱人为了考验人性制作设计了花样繁多的杀人游戏,真的只是为了寻乐子嘛——关键每年还有贵宾不远万里来到现场观看。如果你只是想观看血腥画面,这个剧还是可以的;如果你是想看看导演编剧对于人性在接受考验时会有怎样反应的思考时,我觉得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他们只是拿鲜血当番茄酱挤着玩。

开车一周年

惴惴不安了好长时间,终于在昨天上午去车管所更换了驾驶证。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在不得不与官方窗口打交道时犯难发愁,不知道流程,不知道该去哪个窗口排队,能拖一天是一天,直到–驾照有效期截止前一天。其实流程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很多,提前加了车管所一位工作人员的微信,她告诉我只要检查一下红绿色盲,带一张一寸照片,没有也可以现场拍,最后交十块钱工本费即可。最后办下来连去带回也就一个小时。

开车一年了,自认为最大的进步在于通过狭窄地方的能力。倒不是说不用减速看一眼就能对准–至少不需要摇下车窗探出头来观察车身距离。更重要的是心理上认为自己做的到了–别的车都能过,那么我也一定可以。这让我想起第一次打通塞尔达里的导师试炼,虽然装备还是那些装备,但是我发自内心地认为是作为玩家的自己变强了,在这片海拉鲁大地上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然后又被人马教做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根type c 数据线

本文没有也不打算普及type c 分类知识。

从2019 年开始使用双type c 头的数据线,来自一台购于淘宝的二手pixel 2附赠品。它很不错,直到今天依然用于连接手机给台式机开热点。自此,手头的type c 数据线就像rick & morty 里只要一陷入回忆就会繁殖的怪兽一样越攒越多——买充电头附带的,买开发板附带的,据说很牛逼的带宽能达到20G 的洋垃圾数据线,编织线材质的,给游戏手柄充电的,以及最离谱的一根——来自电动牙刷充电座的附赠数据线——与此同时某鼠标大厂依然坚持micro usb 借口不动摇。每次从书包往外掏数据线,一边往外掏一边回想这根的来源变成亲不自己的必修课。

Hello World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

这不是第一次搭建博客了。我想应该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从hexo + github pages 开始折腾,购买域名,添加评论插件统计插件友链插件,热度一过,页面上就只剩一篇“如何搭建个人博客”。上次搭建的博客运行了大概两年时间——因为不知道如何维护。装了一堆安全插件后,系统变得越来越卡,但是不知道重启过后还能不能再把服务运行起来——当时参考的搭建教程已经找不到了。最终还是狠狠心停掉了机子,重新创建了一台。希望这次能够运行得更长久一点。